明星爆料

开车撞死野生动物怎么办澳洲吃了它

2019-11-09 20:26:4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阔别几年后,我们一家回到新州南海岸的小农场度假。现在正是南半球的初夏,一路上草木葱郁,花果繁盛 天地间的壮阔之美让人心悸。偶尔把我们从伊甸园般的景致拉回现实的,是高速路上不时出现的被夜间疾驰车辆撞上的路毙动物(road kill),大多时候是一只只硕大的袋鼠。

开车撞死野生动物怎么办澳洲吃了它

刚来澳洲时,看到公路上这般血淋淋的场景,我曾经被吓得半晌缓不过神来。“身经百战”后再目击不幸遇难的动物,虽然仍是难过,但至少心脏不再跳得那么快了。这要感谢我先生推荐给我的1本书——《路毙动物烹饪书》(The Original Roadkill Cookbook)。被读者誉为“美国最可信任的自然主义者”的作者巴克,在31年前写出了这本畅销20万册的“另类烹饪书”——高速公路上那些不幸被撞的动物,在他的书里变成了一道道美味。“如果你有幽默感和强健的肠胃,那就看吧,只是别忘了在朋友来家赴宴前把这本书藏好”。在野生动物种类繁多的蒙大拿州,甚至出台了合法食用路毙野生动物的法律——麋鹿,驯鹿和羚羊,只要看到,就可以捡拾回家烹煮食用。

澳洲公路上最常见的路毙动物就是袋鼠,偶尔也会有一两只袋熊或是负鼠。虽然我自认胆子不小又喜欢尝新,但把这些road kill抬进后备箱,再进行剥皮处理这个过程与随后的烹煮调味之间,似乎有个我无法逾越的坎儿。这会儿我联想到远古时狩猎归来的猎人,为了犒劳自己,会吞食猎物胃里正在消化的食物,为的就是快速补回自己捕猎时消耗的体能,这应该算是最早的“加工食品”了。

有“厨房里的哲学家”称号的萨瓦兰提出过“食物经过烹制后,就从生食变成了烹饪文化”,那末路毙食物烹饪和食猎物所食这两个特例,正好凸显了人类在塑造自己的文化特征时,总会有意无意地关联上周围的生态环境。但是,随着人类生活习惯的演化,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地点被认为理所应当的烹饪手法,换个背景可能就会使人匪夷所思,引发禁忌。

食用生肉对很多人来讲,也是个饮食禁区。马背上善战的匈奴人有个独特的饮食习惯,在长途跋涉前,他们会把生肉切块,放在马鞍下。在连日骑行的过程中,马鞍的挤压,再加上马背上滲出的汗水会使生肉自然变软,简单的机械物理作用再加上马背上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活化,使得这些生肉在食用时变得格外鲜嫩美味。这就是风行欧洲的“鞑靼生牛肉”的起源。最初起源于适应生存的食制,在保证给养之余,也厘清了一个特殊群体的饮食风俗,促成了文化保存和身份的确立。

著名的美食书作家迈克尔•波兰把自己的畅销书《cooked》拍成了纪录片。第一集《火》一开场就是特别生动的澳洲原住民烧荒后猎食的场景:澳洲西部广袤的橙色沙漠上,一片片烧荒后仍在冒着浓烟的树丛里,走来两个步履缓慢却目光如炬的土著女长老,她们边走边用长长的铁棍插进烧焦的土壤里,似乎在找着甚么。“在这儿,看来是个大家伙”——看着七八十岁的Kumpaya用铁棍探到了猎物,蹲下身用手在洞里掏了两下,然后迅速地拽出一条近一米长的大蜥蜴。与她年岁相仿的Nora过来帮忙,她们一个按着尾巴,一个用石头猛击了几下蜥蜴的头部,这个几分钟前还在地下世界匍匐的爬行动物,现在已经动弹不得了。为了拿着方便,Nora熟练地在蜥蜴关节处用力,“咔嚓”几声把四肢折断,这样一来,大蜥蜴的四肢软软地垂在身体两侧,拿起来一点不费力。

接下来的烹制过程,更是一气呵成。Kumpaya熟练地用小刀拉开蜥蜴的肚子,清理内脏。随后,用明火燎一下蜥蜴表皮,便交由年轻人进行下一步烹制——他们在篝火旁挖上一个大深坑,把蜥蜴和其它猎物放入,盖上滚烫的沙土,并不断在上面添一些烧热的木炭。“你不可能把巨蜥放进家里的烤箱烤着吃,必须得是火烤出来的才香”——Nora对着镜头微笑着说。这样从天黑烤到黎明,篝火一直烧得很旺。早上,部落的人联手把烤得的肉食带回城里的家,大家一起分食。

传统澳洲原住民文化里,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“dreamtime”——这是原住民的精神信仰,他们相信所有的时间——过去,现在和将来都同时存在,自己与先人,天地与山海始终融为一体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澳洲政府以进行导弹实验为理由,把一代代在先人领地生活的马图人(Martu people)赶出居住地。至今,这些被重新安置在城中一隅的马图人,每到周末总会结伴驱车回到先人的领地上,烧荒猎食,在篝火和星空的陪伴下重归心目中的dreamtime。猎取泥土下的爬行动物并变成盘中餐,对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我们来说,是完全没法想象的烹饪过程。然而,正是这个进程,使得一个濒临灭绝的文化得以存活繁衍,谁又能不再重新思忖烹饪的真正意义呢?

人们在摸索不同方式的烹饪时,是否是也在同时找寻自己的身份?与漫长的人类历史相比,烹饪是个“姗姗来迟”的发明,当我们通过烹煮改变着食物的味道和肌理的同时,我们也在被改造着——路毙动物烹饪可能不是每个人的菜,但至少当这个念想划过脑海时,我们对生态圈的闭合循环特性会由衷地产生共鸣;再吃鞑靼牛肉时,我们是不是也会联想到其他另类又简便的蛋白质生食烹饪方式——古罗马人发明的可以内服,外涂的鱼酱Garum(有可能是鱼露的前身),就是通过小鱼内脏的细菌引起发酵制成的;澳洲原住民烧荒猎食的场景,肯定也激起了你心里与天地相接的那个小宇宙的共鸣!

刚来澳洲时,看到公路上这般血淋淋的场景,我曾经被吓得半晌缓不过神来。“身经百战”后再目睹不幸遇难的动物,虽然仍是难过,但最少心脏不再跳得那么快了。这要感谢我先生推荐给我的1本书——《路毙动物烹饪书》(The Original Roadkill Cookbook)。被读者誉为“美国最可信任的自然主义者”的作者巴克,在31年前写出了这本畅销20万册的“另类烹饪书”——高速公路上那些不幸被撞的动物,在他的书里变成了一道道美味。“如果你有幽默感和强壮的肠胃,那就看吧,只是别忘了在朋友来家赴宴前把这本书藏好”。在野生动物种类繁多的蒙大拿州,乃至出台了合法食用路毙野生动物的法律——麋鹿,驯鹿和羚羊,只要看到,就可以捡拾回家烹煮食用。

澳洲公路上最常见的路毙动物就是袋鼠,偶尔也会有一两只袋熊或是负鼠。虽然我自认胆子不小又喜欢尝新,但把这些road kill抬进后备箱,再进行剥皮处理这个进程与随后的烹煮调味之间,仿佛有个我无法逾越的坎儿。这会儿我联想到远古时狩猎归来的猎人,为了犒劳自己,会吞食猎物胃里正在消化的食物,为的就是快速补回自己捕猎时消耗的体能,这应当算是最早的“加工食品”了。

有“厨房里的哲学家”称号的萨瓦兰提出过“食物经过烹制后,就从生食变成了烹饪文化”,那末路毙食品烹饪和食猎物所食这两个特例,正好凸显了人类在塑造自己的文化特征时,总会有意无意地关联上周围的生态环境。但是,随着人类生活习惯的演变,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地点被认为理所应当的烹饪手法,换个背景可能就会令人匪夷所思,引发禁忌。

食用生肉对很多人来讲,也是个饮食禁区。马背上善战的匈奴人有个独特的饮食习惯,在长途跋涉前,他们会把生肉切块,放在马鞍下。在连日骑行的过程中,马鞍的挤压,再加上马背上滲出的汗水会使生肉自然变软,简单的机械物理作用再加上马背上肉眼看不到的微生物活化,使得这些生肉在食用时变得格外鲜嫩美味。这就是风靡欧洲的“鞑靼生牛肉”的起源。最初起源于适应生存的食制,在保证给养之余,也厘清了一个特殊群体的饮食风俗,促成了文化保存和身份的确立。

中国经济改革中国动摇2000年盐业垄断中国朝着结束盐业垄断走近了一步,允许生产者自主确定价格并直接向市场销售,产盐企业还将被允许跨地区销售。

著名的美食书作家迈克尔•波兰把自己的畅销书《cooked》拍成了纪录片。第一集《火》1开场就是特别生动的澳洲原住民烧荒后猎食的场景:澳洲西部广袤的橙色沙漠上,一片片烧荒后仍在冒着浓烟的树丛里,走来两个步履缓慢却目光如炬的土著女长老,她们边走边用长长的铁棍插进烧焦的土壤里,仿佛在找着什么。“在这儿,看来是个大家伙”——看着七八十岁的Kumpaya用铁棍探到了猎物,蹲下身用手在洞里掏了两下,然后迅速地拽出一条近一米长的大蜥蜴。与她年岁相仿的Nora过来帮忙,她们一个按着尾巴,一个用石头猛击了几下蜥蜴的头部,这个几分钟前还在地下世界匍匐的爬行动物,现在已经动弹不得了。为了拿着方便,Nora熟练地在蜥蜴关节处用力,“咔嚓”几声把四肢折断,这样一来,大蜥蜴的四肢软软地垂在身体两侧,拿起来一点不费力。

接下来的烹制过程,更是一气呵成。Kumpaya熟练地用小刀拉开蜥蜴的肚子,清算内脏。随后,用明火燎一下蜥蜴表皮,便交由年轻人进行下一步烹制——他们在篝火旁挖上一个大深坑,把蜥蜴和其它猎物放入,盖上滚烫的沙土,并不断在上面添一些烧热的木炭。“你不可能把巨蜥放进家里的烤箱烤着吃,必须得是火烤出来的才香”——Nora对着镜头微笑着说。这样从天黑烤到拂晓,篝火一直烧得很旺。早上,部落的人联手把烤得的肉食带回城里的家,大家一起分食。

传统澳洲原住民文化里,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“dreamtime”——这是原住民的精神信仰,他们相信所有的时间——过去,现在和将来都同时存在,自己与祖先,天地与山海始终融为一体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澳洲政府以进行导弹试验为理由,把一代代在祖先领地生活的马图人(Martu people)赶出居住地。至今,这些被重新安置在城中一隅的马图人,每到周末总会结伴驱车回到祖先的领地上,烧荒猎食,在篝火和星空的陪伴下重归心目中的dreamtime。猎取泥土下的爬行动物并变成盘中餐,对于生活在现代都市的我们来讲,是完全没法想象的烹饪进程。但是,正是这个过程,使得一个濒临灭绝的文化得以存活繁衍,谁又能不再重新思忖烹饪的真正意义呢?

人们在摸索不同方式的烹饪时,是不是也在同时找寻自己的身份?与漫长的人类历史相比,烹饪是个“姗姗来迟”的发明,当我们通过烹煮改变着食物的味道和肌理的同时,我们也在被改造着——路毙动物烹饪可能不是每个人的菜,但至少当这个念想划过脑海时,我们对生态圈的闭合循环特性会由衷地产生共鸣;再吃鞑靼牛肉时,我们是否是也会联想到其他另类又简便的蛋白质生食烹饪方式——古罗马人发明的可以内服,外涂的鱼酱Garum(有可能是鱼露的前身),就是通过小鱼内脏的细菌引发发酵制成的;澳洲原住民烧荒猎食的场景,肯定也激起了你心里与天地相接的那个小宇宙的共鸣!

万艾可治疗勃起功能障碍的有效性和安全性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价格多少

goldviagra药

安阳哪里有卖西地那非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